欢迎访问古典文学网,祝您阅读愉快!
您所在的位置:正规黑龙江11选5走势图 > 古代典籍 > 人物传记 > 老子传

老子传
    • 2012-05-28第一章 问世不凡(一) 他从紫气中来

      隐阳山头戴紫,厉乡沟水流碧,松阴平铺古幽,竹枝高挑脱俗,一代仙人曾卧,贵地也哉贵地!据说这是春秋末期一个野才人对曲仁里村的称颂。顺便拿他的称颂做个开头,小说就从这里写起。 周灵王元年--公元前五七一年,二月十五日的早晨,天空弥漫着紫色的水气。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一章 问世不凡(二) 天性火花,从幼小心灵闪现

      无子的老莱,突然得子,这是一喜;曲仁里里正何崇恩代表村民正式恭请他们夫妇搬进李家院,这又是一喜。双喜临门,这对于一个饱经忧患的穷苦人,真真犹如一棵将要枯死的老杏树,突然开满鲜花,使他的脸上和心里全都充满了浓浓的春意和春色,他不由自己地从心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一章 问世不凡(三) “野孩子”至“超格生”

      少年李耳认识问题的高深度数,居然能够超出一般成年,这种令人惊异的现象,真叫人感到不可思议。但是,细想起来,此议还是可以理解的。他的超出,是非正常的,非稳固性的,是摇摇晃晃、时而出现又时而消失殆尽的。这种超出,只能说是一个十分聪慧的少小者在激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二章 真善青年(一) 做个真人

      光阴象一只巨大无比的神鸟,忽闪着大得能够盖过一切的、黑里儿白表儿的翅膀,轻无声息地往前飞进。随着这只神鸟翅膀的轻轻忽闪,我们的李耳不知不觉地从少年进入了青年。 公元前五四八年,二十四岁的李耳忽然听说生身父亲李乾从老远的地方回到了家乡。他从失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二章 真善青年(二) 劫难

      世不宜人,逼益人之人决心创立益人学说。为创立学说,再修学问,耳愿予之终身,其中包括终生不娶(终生不娶,未成事实,李耳婚事,错综复杂,以后章节还要提到,这里不题)。真正益人的学说之建立,是真正艰难的,当李耳以终生不娶的决心开始创立他的学说的时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二章 真善青年(三) 生死线上

      天黑以后,李耳他们一群人在靠河村上住了下来。 这是一个北靠涡河,东西狭长的村庄。庄上几十户人家听说匪兵将要到来,在天黑之前早已逃光。整个村庄上住满了从各处汇来的土匪队伍,连栾豹直接率领的土匪老营也扎到这里来了。李耳他们所住的是一个大户人家的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二章 真善青年(四) 城头却敌

      李耳走至曲仁里村头,婶妈从家里哭着出来接他。李耳怕老人家痛苦伤身,赶忙跑上去搀扶着她,别哭,婶妈,您老人家别哭,看,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? 他们回到家里,李莱夫人告诉儿子一个噩耗:李耳被抓以后,李莱也被土匪抓走了。听人说,他好象是被砍死在一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三章 异?;槭拢ㄒ唬?从三月三,到红石山

      公元前五三九年,李耳已经三十三岁,但是仍然未娶妻房。 三月三日,是陈国民间风俗中青年男女委婉相会的上元节。每年的这一天,已到怀春之岁但是尚未订婚的男女,就以踏青玩翠为名,在阳光灿烂的良辰,或新月当空的夜晚,口唱东门之朞E,宛丘之栩视尔如荍,贻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三章 异?;槭拢ǘ?日月巧映,偶然?必然?

      从曲仁里往北,有一条青草铺底、野花镶边的幽径。沿着这条幽径往北走二里路,可以看见一条自西向东的涡河。这幽径的尽头,是一个渡口。过了渡口,往北再走二里路,就是蹇员外居住的戴家庄。 渡口的暮春,风景是异常美丽的。平静的河水又清又绿。两岸杨柳垂碧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三章 异?;槭拢ㄈ?相亲

      一轮明月悬玉盆,盆将银水泼园林,林间花影弄楼影,影影可见室中人。 你走上高高的台阶,即可进入观春赏月楼的第一楼。这里,轻影如梦,灯光似水,画栋雕梁,典雅庄丽。当间靠后墙的地方,放置着一张墨紫色的大条几。条几上站立着尧与舜两位贤明君主的彩色泥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三章 异?;槭拢ㄋ模?报仇

      不让报恩,我们报仇,蹇玉珍这句话里包含着对张二烈的仇恨,也包含着对恩人李耳报复性的发泄。 李耳不让我们找张二烈算账,他是恨他恨不起来,好吧!这回我要叫他!她对春香小声安排一阵,然后抬起头来,你知道曲仁里家后那所山上留门的小屋,那张二烈,他娘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三章 异?;槭拢ㄎ澹?“洞房”明月夜

      曲仁里村前的密松林里,有一所简朴而清秀的茅屋。这是李耳平时攻书居住的地方(村中的房院是他的正式住宅)。 春夜的月光笼罩着松林,笼罩着草舍,显得神秘而幽雅。 屋里,空间不大,也不算多么狭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四章 无意升员(一) 收蜎渊,初遇孔丘

      公元前五二一年,我们的李耳,胡须垂银,两鬓霜染,已经由一个感情激烈奔放、有时锋芒外露的青壮之人变成一个内里涵深无底、外表朴拙随和而又有点飘逸若仙的五十一岁的老年。 随着年事增进,人们对他已不再是当面直呼李耳,而是称之为伯阳先生、老聃先生了。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四章 无意升员(二) 论“变”作“囚”

      李老聃先生做非正式讲学的第二天上午,天上飘满无数个游动的云朵。太阳在那里钻出钻进,使大地上的绿色时而明亮,时而暗灰,浓浓淡淡,变幻不一。这种变幻几乎无处不在,无处不有,它进行在沃野芳草之上,也进行在麦禾田垅之间,进行在白杨翠柳的树枝梢头,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四章 无意升员(三) 黄金怪案

      新县正燕普上任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放出那位坐牢的看守和被关在小屋里的李老聃。他异常高兴地在厅堂之中接见了老聃先生,诚敬诚爱地把他待为上宾。他满面春风地看着老聃说:先生之超乎常人之事,俺燕普略知一二。您说乐极生悲,否极泰来,蜎渊不信,结果以身试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四章 无意升员(四) 吉凶难测上洛阳

      代审黄金案件的事,已经过去两天了。 清晨。放牛场东。一片盛夏的浓绿,别具一格地在田野上展开。绿,此时此地之绿,不管是就其深度来讲,也不管是就其广度而说,都可叫做非同寻常。它绿得深,绿得透,绿得遍,绿得够。它带着滋润,带着清凉,带着古幽,带着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四章 无意升员(五) 李聃见札 旋来周都

      写在较大字体下面的小字是周景王字样和年月日。 旋来周都,可怜哪!这位可怜的堂堂周朝天子,给本朝的庶民下旨,让他到伟大的京都洛阳去,竟象对外国人发书,用周都来称,竟把一个大周王朝的国家首都降低到一个侯国的国都地位了。是的,老聃虽是周朝之民,但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五章 一身二史(一) 龙柱底下

      无意之间成了王宫中的一员,使老聃先生既感突然,又感荣幸,但是,虽然如此,他仍然觉得自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庶民百姓。尽管这样,然而事实上他已不再是曲仁里村的一个庶民,而是实实在在地成了一名周朝的官员,实实在在地由曲仁里移至洛阳,实实在在地置身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五章 一身二史(二) 遏与止

      又是一个朝王见驾之日。 在天子尚未登殿之前,文武官员总要先在东西朝廊等候。有时天子因特殊情况误了上殿,他们就得在这里等待好长时间。当他们因久等而感无聊之时,就用说笑取乐来打发时光。 听!东朝廊内正传来一阵阵的说笑之声。 此时,东朝廊正聚集着除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五章 一身二史(三) 书国首领

      九月初九,重阳节那天,老聃先生正式被景王天子任命为图书馆长(守藏室之史)。也是在这一天,他正式开始在王宫之外安下了家。 这是一片官民杂居之地。几家的官邸,都是深宅大院,几进几出,戒备森严。里面的房子庄大,威风,冷肃地面对世人,仿佛是在时时提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五章 一身二史(四) 历天渊

      老聃先生的伤风感冒刚刚痊愈,忽然接到召庄公家一折红绢请柬。揭开一看,原来是请他参加和庆祝贺福楼落成的宴会。这种赴宴,主要任务是前去对嘴吃喝。 这召庄公,名叫召奂,是朝中帘里之臣。因和王子朝关系不错,所以仕途顺利,官运亨通。他家的人,吃着好饭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六章 国乱归园(一) “驾崩”的风波

      公元前520年秋天。李老聃五十二岁(如果细算,再过七个月,到农历二月十五,够整整五十二周岁)。 农历七月中旬。这是一个寻常的下午,--一个寻常得和所有寻常的下午完全没有两样的下午。王宫后院的深处,有一个院中之院,院中之院有一所僻静的卧室,卧室里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六章 国乱归园(二) 在酷杀中

      宾孟被杀,悼王即位,使得王子朝十分恼火,他联合召庄公奂,尹文公固、甘平公鞧。起兵争位。召、尹、甘三家各出一部分兵力,三方面兵力会合在一起,由上将南宫极率领,向刘卷发起猛烈的进攻。他们把王宫团团包围。刘卷护卫悼王于王宫之内,针锋相对,坚守不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六章 国乱归园(三) 拉锯战里

      周王朝分裂,出现拉锯式的内战。在拉锯式的内战中,双方互相进行了残酷的杀戮。一阵大的残酷杀戮过后,接着出现正式的长期的拉锯战争。在这正式的长期的拉锯战里,仍然有着残酷的杀戮。这真是残杀之中有拉锯,拉锯之中有残杀。 自从那次百工部队背叛穆公单旗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六章 国乱归园(四) 失

      自拉锯战争开始以来,一些没有卷入是非之争的官员(文官较多),不再到王宫里去,而是躲在家里,关起门来,不敢露头。老聃先生开始是冒着风险,坚守在守藏室里,一面守卫,一面继续做些必须做的业务。后来局势越来越紧,越来越乱,他就和大纪、小纯一起,将...

    页次:1/2 每页25 总数34    首页  上一页  下一页  尾页    转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