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解析视频播控平台黑产链 20元看12家网站VIP会员视频 2019-06-09
  • 端午节起中国公民出入境通关排队不超过30分钟 2019-06-01
  • 两会观察:务实与自信,展现新时代山东的新风貌 2019-05-31
  • 智能就诊玩不溜 老人盼开“慢行道” 2019-05-20
  • 三亚市民投诉“蛙声扰民” 官方“神回复”引热评 2019-05-11
  • 四款养生粥帮 你调理胆胃-美食资讯 2019-05-09
  • 快看,这是贫穷的德国 2019-05-09
  • 表面整改,糊弄了谁?(原创) 2019-04-29
  • 生产过剩之繁荣,浪费资源大不该。 2019-04-14
  • 机关党建工作巡礼——云南“走前头作表率” 2019-04-13
  • 回复@海之宁:你敢从逻辑入手批判咱的帖子么? 2019-04-07
  •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,还有批判的余地吗》?看着就想笑 2019-04-07
  • 冉兰英:受“全能神”精神控制离家 家人盼归 2019-03-30
  • 清明祭英烈:他为救落水儿童英勇牺牲 双胞胎女儿刚3岁 2019-03-26
  • 欢迎访问古典文学网,祝您阅读愉快!
    您所在的位置:正规黑龙江11选5走势图 > 武侠小说 > 金庸小说 > 鹿鼎记

    数学家破解11选5骗局:第二十一回 金剪无声云委地 宝钗有梦燕依人

    作者:来源:发表于:2013-07-22 15:33:42阅读:

      不一日,海船到达秦皇岛,弃船登岸,到了北京。
      韦小宝道:“我要想法子混进皇宫去,可不知哪一天方能得手,大伙儿须得找个安身之所?!钡毕侣礁咝プ饬艘凰≌?,是在宣武门头发胡同,甚是清静,一行人搬了进去。
      安顿已毕,韦小宝独自出来,到甜水井胡同天地会的落脚处去一看,见住客已换了个茶叶商,打著会中切口问了几句,那人瞠目不知,显是会中已搬了地址。再踱去天桥,心想八臂猿猴徐天川就算也给逼著入了神龙教,不在天桥,会中其余兄弟高彦超、樊老本等或许可以撞上。哪知在天桥来回踱了几转,竟见不到一个。
      当下来到西直门上次来京住过的客店,取出三两银子,抛在柜上,说要一间上房。掌柜见他出手阔绰,招呼得十分恭敬。韦小宝又取出五钱银子,塞进店小二手里,仍要上次住的那间天字第三号上房,碰巧这房并无住客,店小二算是白赚了五钱银子。韦小宝喝了杯茶,躺在炕上闭目关头养神,听得四下无声,拔出匕首,撬开墙洞,顺治皇帝交给他的那部经书好端端的便在洞里。他打开油布,检视无误,将砖块塞回墙洞。胖头陀已成自己下属,不必再叫待卫来护送经书,于是把经书揣入怀中,径向紫禁城走去。
      走到宫外,守门侍卫见一个少年穿著平民服色,直向宫门走来,喝道:“小家伙,干什么的?”韦小宝笑道:“你不认识我么?我是宫里桂公公?!蹦鞘涛老蛩邢敢豢?,认了出来,果真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桂公公,忙满脸堆笑,说道:“桂公公,你穿了这身衣服,嘻嘻?!蔽ば”πΦ溃骸盎噬喜钗胰グ煲患羰?,赶著回话,来不及换衣服了?!蹦鞘涛赖溃骸笆?,是。桂公公红光满面,这趟差事定然顺手得很,皇上定有大大赏赐?!?
      韦小宝回到自己住处,换了太监服色,将经书用块旧布包了,径到上书房来见皇帝。
      康熙听得小桂子求见,喜道:“快进来,快进来?!蔽ば”觳阶呓?,只见康熙站在内书房门口,喜孜孜的道:“他妈的,小桂子,快给我滚进来,怎么去了这么久?”这“他妈的”三字,他只在韦小宝面前才说,已憋得甚久。
      韦小宝跪下磕头,说道:“恭喜皇上,天大之喜!”
      康熙一听,便知父王果然尚在人间,心头一阵激□,身子晃几下,伸手扶住门框,说道:“进来慢慢的说?!毙乜谝凰?,险此掉下泪来。
      韦小宝走进内书房,回身将房门关上,上了门闩,在四周书架后巡视了一趟,不见另有侍候皇帝的太监,才低声说道:“皇上,我在五台山上见到了老皇爷?!?
      康熙紧紧抓住他手,颤声道:“父皇……果然在五台山出了家?他……他说什么?”
      韦小宝于是将在清凉寺中如何会见老皇爷,如何西藏的喇嘛意图加害,自己如何奋勇救护,拚命保驾,如何幸得少林十八罗汉援手等情一一说了。这件事本已十分惊险,在他口中说来,另行加多了三分,自己的忠心英勇,那更是足尺加五。只听得康熙手中捏了捏汗,连说:“好险,好险!”又道:“咱们即刻派一千名护卫上山,加意卫护?!?
      韦小宝摇头道:“老皇爷多半不愿意?!庇谑怯纸持蔚难杂镆灰蛔?。
      康熙听父亲叫自己不用去五台山相会,又赞自己:“他是好皇帝,先想到朝廷大事,可不像我……”这几句话,忍不住放声哭了出来,说道:“我一定要去,我一定要去!”
      韦小宝待他哭了一会,取出经书,双手呈上,说道:“老皇爷要我对你说:『天下事须当顺其自然,不可强求,能给中原百姓造福,那是取好。倘若天下百姓都要咱们走,那么咱们从哪里来,就回哪里去?!焕匣室忠叶阅闼担骸阂煜绿?,《永不加赋》四字,务须牢牢紧记。他能做到这四字,便是对我好,我便心中欢喜?!?
      康熙怔怔听著,眼泪扑簌簌的流在包袱之上,双手发抖,接了过去,打开所袱,见是一部《四十二章经》,翻了开来,第一页写著“永不加赋”四个大字,笔致圆柔,果是父亲的手笔,呜□道:“父皇训示,孩儿决不敢忘?!?
      他定了定神,细细询问顺治身子是否安康,现下相貌如何,在清凉寺中是否清苦之极。韦小宝一一据实禀告??滴跻徽笊诵?,又大哭起来。
      韦小宝灵机一动:“他妈的,我也陪他大哭一场,他给我的赏赐一定又多了许多,反正眼泪又不用钱买?!彼悼薇憧?,抽噎了几下,眼泪长流,呜呜□□的哭得凄惨之极??滴跛淙荒讶?,哭泣出声,但自念不可太失身份,因此不住强自抑。韦小宝却有意做作,竟然号啕大哭。这件本事,他当年在扬州之时,便已十分拿手,母亲的毛竹板尚未打上屁股,他已哭的惊逃诏地,而且并非干号,而是货真价实的泪水滚滚而下,旁人决计难辨伪。
      康熙哭了一会,收泪问道:“我想念父皇,而哭泣,你却比我哭得还伤心,那为什么?”韦小宝道:“我见你哭得伤心,又想起老皇爷的温和和慈爱,对我连声称赞,说我不顾性命的保驾,很喜欢我,心中更加难过了?!币幻嫠?,一面呜□不止,又道:“若不是我知道你挂念,赶著回来向你禀报,真想留在五台山上服侍老皇爷,也免得担心他给坏人欺侮?!?
      康熙道:“小桂子,你很好,我一定重重赏你?!?
      韦小宝眼泪还是不断流下,抽抽噎噎的道:“皇上待我已经好得很,我也不要什么赏赐了,只盼老皇爷平安,我们做奴才的就快活得很了?!彼谏窳套吡苏庖辉?,耳听得人高呼“教主永享仙福,寿与天齐”,丝毫不以为耻,不免脸皮练得更厚,拍马屁的功夫大有长进,但教讨人欢喜,言语更夸张。
      康熙信以为真,说道:“我也真担心父皇没人服待。你说那个行颠行尚莽莽撞撞,甚是粗笨,父皇身边没个得力的人,好教人放心不下。小桂子,难得父皇这样喜欢你……”韦小宝听到这里,张大了口,合不拢来,心里暗暗叫苦:“啊哟,啊哟!这次老子要倒大霉,老子吹牛吹得过了份?!敝惶滴跣溃骸啊纠绰?,我身边也少不了你。不过做儿子的孝顺父亲,手边有什么东西,总是挑最好的孝敬爹爹。你是我最得力的手下,年纪虽小,却十分能干,对我父子忠尽耿耿……”韦小宝心中大叫:“乖乖龙的东,我的妈呀!你派老子去五台山陪老和尚,宁可叫我坐牢?!?
      果然听得康熙说道:“这样罢,你上五台山去,出家做了和尚,就在清凉寺中服侍我父皇……”韦小宝听得局势紧急,不但要陪老和尚,自己还得做小和尚,大事之不妙,无以复加,不等他说完,忙道:“服侍老皇爷是好得很,要我做和尚,这个……我可不干!”
      康熙微微一笑,说道:“也不是要你永远做和尚。只不过父皇既一心清修,你也做了和尚,服侍起来方便些。将来……将来……你要还俗,自也由得你?!毖韵轮?,是说日后顺治老,圆寂归西,你不做和尚,谁也不会加以阻拦。
      饶是韦小宝机变百出,这时却也束手无策,他虽知小皇帝待自己甚好,但既出口差遣,倘若坚决不允,不但前功尽弃,说不定皇帝一翻脸,立即砍了自己脑袋,可不是好玩的,哭丧著脸,道:“我……我可又舍不得你……”哇的一声,哭了出来,这一次却是半点不假,千真万确,只不过并非为了忠君爱主之心,实在是不愿去当小和尚。
      康熙大为感动,轻拍他的肩头,温言道:“这样罢,你去做几年和尚,服侍我父皇,然后我另行派人来,接替你回到我身边,岂不是好?父皇不许我朝见,我却是非出不可的。那时候你又可见到我了,也不用隔多久。小桂子,你乖乖的,听我吩咐,将来我给你一个好官做?!毖奂ば”薷霾蛔?,安慰道:“你在庙里有空,说读书识字,以便日后做官,做个大官?!?
      韦小宝心想:“将来做不做大官,管他妈的,眼前这个小和尚怕是做定了?!弊钜幌耄骸拔业降梦逄ㄉ缴?,胡说八道一番,哄得老皇你放我转来,也非难事。只说小皇帝没我服侍,吃不下饭,这次离开他一两个月,便瘦了好几斤,老皇爷爱惜儿子,定然命我回宫?!贝思埔簧?,便即慢慢收了哭声,说道:“你差我去办什么事,原是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,别说去做和尚,就是乌龟王八蛋,那也做了?;噬戏判?,我一定尽心竭力,服侍老皇爷,让他老人家身子康强,长命百岁……还有……永享仙福,寿与天齐?!?
      康熙大喜,笑道:“你出京几个月,居然学问也长进了,成语用得不错。怎地在五台山上耽了这么久?不容易见到老皇爷,是不是?”
      韦小宝心想神龙岛之事,还是不说为妙,答道:“是啊,清凉寺的住持方丈,还有那位玉林法师,说什么也不肯认庙里有老皇爷,我又不好点破,只得在山上一座座庙里转来转去的做法事,今天到显灵寺去醮,明天又到佛光寺放□口。五台山几千大和尚小和尚,我少说也识得了一千有零。若不是那些恶喇嘛罗皂老皇爷,只怕我今天还在布施僧衣斋饭呢?!笨滴跣Φ溃骸澳阏庀驴善品巡簧倌?!花了的银子,都到内务府务领还罢?!彼膊晃适?,心想韦小宝立了大功,又肯去做小和尚,他爱开多少虚头,尽可自便。
      不料韦小宝道:“不瞒皇上说,上次你派我去抄鳌拜的家,奴才是很有点好处的。当时不好意思跟你禀报。这次去五台山,见到老皇爷,受了他老人家的教训,明白对皇上什么坏事都不可做,于是把先前得的银子,都布施在庙里了,也算是奴才帮皇上积些阴德,盼望菩萨保佑,老皇爷和皇上早日团圆。这笔钱本来是皇上的,不用再领了?!毙南肽愀缸釉缛胀旁?,我也可少做几天小和尚;同时有了这番话,日后如果有人告发,说我抄鳌拜家时吞没巨款,此刻也已有了伏笔:“我代你布施在五台山上啦,还追问什么?”
      康熙一听,更是欢喜,连连点头,问道:“五台山好不好玩?”
      当下韦小宝说了些五台山上的风景??滴跆媒蚪蛴形?,说道:“小桂子,你先去,我不久就来。咱们总得想法子迎接父皇回宫,他老人家倘若一定不肯还俗复位,那么在宫里清修,也是一样?!蔽ば”σ⊥返溃骸澳强峙履训媒簟?
      忽听得书房门外靴声橐橐,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叫道:“皇帝哥哥,你怎么还不来跟我比武?”说著砰砰几声,用力推门??滴趿陈段⑿?,道:“开了门?!?
      韦小宝心想:“这是谁?难道是建宁公主?”走到门边,拔下门闩,打开房门。一个身穿大红锦衣的少女一阵风般冲进来,说道:“皇帝哥哥,我等了你这么久,你老是不来,怕了我啦,是不是?”韦小宝见这少女十五六岁年纪,一张瓜子脸儿,薄薄的嘴唇,眉目灵动,颇有英气。
      康熙笑道:“谁怕你啦?我看你连我徒儿也打不过,怎配跟我动手?!蹦巧倥娴溃骸澳闶樟送蕉?,那是谁?”康熙左眼向韦小宝一眨,说道:“这是我的徒儿小桂子,他的武功是我一手所传,快来参见师姑建宁公主?!?
      韦小宝心想:“果然是建宁公主?!彼览匣室采?,五女夭殇,只有这位建宁公主长大,是皇太后亲生。韦小宝极怕皇太后,平时极少行近慈宁宫,公主又不到皇帝的书房来,因此直至今日才得见到。他听了康熙的话,知道是他兄弟闹著玩,便即凑趣,笑嘻嘻的上前请安,说道:“师侄小桂子叩见师姑在人,师姑万福金……”
      建宁公主嘻嘻一笑,突然间飞起一脚,正中韦小宝下颏。这一脚踢来,事先竟没半点征兆,韦小宝又屈了一腿,躬身在她足边,却哪里避得开?他一句话没说完,下巴上突然给重重踢了一脚,下颚合上,登时咬住了舌头,只痛得他“啊”的一声,大叫来他,嘴巴开处,鲜血流了满襟。
      康熙惊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建宁公主笑道:“皇帝哥哥,你的徒儿功夫脓包之极,我踢一脚试试他本事,他竟然避不开。我瞧你自己的武功,也不过如此了?!彼抵窀穸?。
      韦小宝大怒,心中不知已骂了几十句“臭小娘,烂小娘”,可是身在皇宫,公主究是主子,又怎敢骂出一个字来?
      康熙慰问韦小宝:“怎么?舌头咬伤了?痛得厉害么?”
      韦小宝苦笑道:“还好,还好!”舌头咬伤,话也说不清楚了。
      建宁公主学著他口音,道:“还好,还好,性命丢了大半条!”又笑了起来,拉住康熙的手:“来,咱们比武去?!?
      先前皇太后教康熙武功,建宁公主看得有趣,缠著母亲也教,皇太后点拔了一些。她见母亲敷衍了事,远不及教哥哥那样用心,要强好胜,便去请宫在的侍卫教拳。东学几招,西学几式,练得两三年下来,竟也小有成就。前几日刚学了几招擒拿手,和几名侍卫试招,大家当然相让,个个装模作样,给小公主摔得落花流水。她知众侍卫哄她高兴,反而不喜,便去约皇帝哥哥比武??滴蹙貌缓臀ば”?,手脚早已发□,御妹有约,正好打上一架。
      两人在小殿中动起手来??滴醢胝姘爰?,半让半不让,五场比试中赢了四场。建宁公主气不过,又去要母亲教招?;侍笾厣顺跤?,精神未复,将她撵了出来。她只得再找侍卫,又学了几招擒拿手,约好了康熙这天再打。
      不料韦小宝回宫,长谈之下,康熙早将这场比武之约忘了。他得到父皇的确讯,悲喜交集,心神恍惚,哪里还有兴致和妹子闹玩,说道:“此刻我有要紧事情,没空跟你玩,你再去练练罢,过几天再比?!?
      建宁公主一双弯弯的眉毛蹙了起来,说道:“咱们江湖上英雄比武,死约会不见不散,你不来赴约,岂不让天下好汉耻笑于你?你不来比武,那就是认栽了?!闭庑┙谖?,都是侍卫们教的。
      康熙道:“好,算我栽了。建宁公主武功天下第一,拳打南山猛虎,足踢北海蛟龙?!?
      建宁公主笑道:“足踢北海毛虫!”飞起一脚,又向韦小宝踢来。
      韦小宝侧身闪避,她这一脚就踢了个空。她眼见皇帝今天是不肯跟自己比武了,侍卫们身材魁梧,倘若真打,自己定然打不过,这个小太监年纪高矮都和自己差不多,身手又甚灵活,正好拿来试试,说道:“好!你师父怕了我,不敢动手,你跟我来?!?
      康熙向来对这活泼伶俐的妹子很欢喜,不忍太扫她兴,吩咐:“小桂子,你去陪公主玩玩,明日再来侍候?!?
      建宁公主突然叫道:“皇帝哥哥,看招!”握起两个粉拳,“钟鼓齐鸣”,向康熙双太阳穴打去??滴踅械溃骸袄吹煤?!”举手一格,转腕侧身,变招“推窗望月”,在她背上轻轻一推。公主站立不定,向外跌了几步。
      韦小宝嗤的一声笑。公主恼羞成怒,骂道:“死太监,笑什么?”一伸手,抓住了他右耳,将他拖出书房。韦小宝若要抵挡闪避,公主原是抓他不住,但终究不敢无礼,只得任由她扭了出去。
      建宁公主扭住他耳朵,直拉过一条长廊。书房外站著侍候的一大排侍卫,太监们见了,无不好笑,只是忌惮韦小宝的权势,谁也不敢笑出声来。
      韦小宝道:“好啦,快放手,你要到哪里,我跟著你去便是?!?
      公主道:“你这横行不法的大盗头子,今日给我拿住了,岂可轻易放手?我先行点了你的穴道再说?!鄙斐鍪持?,在他胸口和小腹重重戳了几下。她不会点穴,这几下自然是乱戳一气。韦小宝大叫:“点中穴道啦!”一交坐倒,目瞪口呆,就此不动。
      公主又惊又喜,轻轻踢了他一脚,韦小宝丝毫不动。公主喝道:“起来!”韦小宝仍是不动。公主还道自己误打误中,当真点中了他穴道:“我来给你解穴!”提足在他后腰一踢。韦小宝心道:“这臭小娘见解不开我的穴道,还要再踢?!钡毕隆鞍 钡囊簧?,跳了起来,说道:“公主,你的点穴本领当真高明,只怕连皇上也不会?!惫鞯溃骸澳阏庑√嗉榛煤?,我几时会点穴了?”但见他善伺人意,也自喜欢,说道:“跟我来!”
      韦小宝跟随著她,来到他和康熙昔日比武的那间屋子。公主道:“闩上了门,别让人来偷拳学师?!蔽ば”σ恍?,心道:“凭你这点微末功夫,有谁来偷拳学师了!”当即依言关门。公主拿起门闩,似是要递给他,突然之间,韦小宝耳边的一声,头顶一阵剧痛,就此人事不知了。
      待得醒转,睁眼只见公主笑吟吟的叉腰而立,说道:“窝囊废的,学武之人,讲究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。我打你这一下,你怎么不防备?还学什么武功?”韦小宝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只觉头痛欲裂,忽然左眼中湿腻腻的,睁不开来,鼻中闻到一股血腥味,才知适才已给这一门闩打得头破血流。
      公主一摆门闩,喝道:“有种的,快起身再打?!焙舻囊簧?,又是一闩打在他肩头。
      韦小宝“啊”的一声,跳起身来。公主挥门闩横扫,掠他脚骨。韦小宝侧身闪避,伸手去夺门闩。公主叫道:“来得好!”门闩挑起,猛戳他胸口。韦小宝向左避让,不料那门闩翻了过来,砰的一声,重重的打中了他右颊。
      韦小宝眼前金星乱冒,踉跄几步。公主叫道:“你这绿林大盗,非得赶尽杀绝不可?!泵陪藕嵘?,韦小宝扑地倒了。
      公主大喜,举门闩往他后脑猛击而下。韦小宝只听得脑后风声劲急,大骇之下,身子急滚,砰的一声,门闩打在地下。公主大叫:“啊哟!”这一下使力太重,震得虎口剧痛,大怒之下,在他腰间重重一脚。韦小宝叫道:“投降,投降!不打了!”公主举门闩击落,这一下打在他小腹,拍的一声,幸好打在他怀中所藏的五龙令上,韦小宝刚跃起,又摔了下来。公主一闩又是一闩,怒骂:“你这死太监,我要打你,你敢闪开?”
      公主力气虽不大,但出手毫不容情,竟似要把他当场打死。韦小宝惊怒交集,奋力转身跃起。公主举闩迎面打来,韦小宝左手挡路,喀喇一响,臂骨险断。他心念急转:“公主明明不是跟我闹著玩,干么要打死我?啊,是了,她受了皇太后嘱咐,要取我性命!”
      一想到此节,决不能再任由她殴打,右手食中两根手指“双龙抢珠”,疾往公主眼中戳去。公主“啊哟”一声,退了一步。韦小宝左足横扫,公主扑地倒,大叫:“死太监,你真打么?”韦小宝夹手夺过门闩,便要往她头顶击落,只见她眼中露出又是恐惧,又是恼怒的神色,心中一惊:“这是皇宫内院,我这一门闩打下去,那是大逆不道之事,除非她杀了,用化□粉化去,否则后患无穷?!闭饷匆怀僖?,手中高举的门闩便打不下去。
      公主骂道:“死太监,拉我起来?!蔽ば”π南耄骸八嬉蔽?,可也不容易?!钡奔瓷熳笫掷鹄?。公主道:“你武功不及我,只不过我不小心绊了一交而已。刚才你已叫过投降,怎地又打?男子汉大丈夫,怎么不守武林中的规矩?”
      韦小宝额头鲜血淋漓,迷住了眼睛,伸袖子去擦。公主笑道:“你打输了,没用东西。来,我给你擦擦血?!贝踊持腥〕鲆豢檠┌缀团?,走近几步。韦小宝退了一步,道:“奴才可不敢当?!惫鞯溃骸霸勖墙系挠⑿酆煤?,须当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?!北阌檬峙寥ツㄋ成系难?。韦小宝闻到她身上一阵幽香,心中微微一□,此时两人相距甚近,见到她一张秀丽的面庞,皮色白腻,心想:“这小公主生得好??!”
      公主道:“转过身来,我瞧瞧你后脑的伤怎样?!蔽ば”σ姥宰?,心想:“先前我可晚饭疑了,原来小公主真是闹著玩的,只不过她好胜心强,出手不知轻重?!惫魃焓智崆岣竽缘纳舜?,笑问:“痛得厉害么?”韦小宝道:“还好……”
      突然之间,韦小宝背心一阵剧痛,脚下被她一勾,俯跌在地。原来公主悄悄取出藏在小蛮靴中的短刀,冷不防的忽施偷袭,左足踏住他背脊,提刀在他左腿右腿各戳一刀,笑道:“痛得厉害么?你说『还好』,那么再多戳几刀?!?
      韦小宝大骇,暗叫:“老子要归位!”背上有宝衣护身,短刀戳不进去,腿上这两刀也非重伤,却已痛得他死去活来,想要施展洪夫人所教的第二招“小怜横陈”脱身,一来先受伤,没了气力,一来这一招并未练熟,挣了一挣,想要从她跨下钻到她背后,但行动太慢,身子甫动,屁股上又吃了一刀,只听她格格笑道:“痛得厉害么?”
      韦小宝道:“厉害之极了。公主武功高强,奴才不是你老人家的对手。江湖上的……好汉,大英雄,捉住了人,一定饶他性命?!惫餍Φ溃骸八雷锟伤?,活罪难饶?!倍咨肀阕谒ü缮?,喝道:“你动一动,我便一刀杀了你?!蔽ば”Φ溃骸芭虐攵膊欢??!笨墒枪鞲蘸米谒丝谏?,痛得不住呻吟。
      公主解下他腰带,将他双足缚住,用刀割下他衣襟,又将他双手反剪缚住,笑道:“你是我的俘虏,咱们来练一招功夫,叫做……叫做『诸葛亮七擒孟获』?!甭寤首迦巳硕匀适率质煜?,《三国演义》她已看过三遍。韦小宝看过这戏,忙道:“是,是,诸葛亮擒孟获七擒七纵,建宁主公擒小桂子,只消一擒一纵。你一放我,我就不反了。你比诸葛亮还厉害七倍?!惫鞯溃骸安怀?!诸葛亮要火烧□甲兵?!?
      韦小宝吓了一跳:“奴才不……不穿□甲?!惫餍Φ溃骸澳敲瓷漳阋路惨谎??!蔽ば”Υ蠼校骸安恍?,不行!”公主怒道:“什么行不行的,诸葛亮要烧便烧,□甲兵不得多言?!奔郎现蛱ㄅ苑胖鸬痘鹗?,当即打燃了火,点了蜡烛。韦小宝叫道:“诸葛亮并没有烧死孟获。你烧死了我,你就不是诸葛亮,你是曹操!”公主拈起他衣服,正要凑烛火过去点火,忽然见到油光乌亮的辫子,心念一动,便用烛火去烧他辫尾。
      头发极易著火,一经点燃,立时使烧了上去,嗤嗤声响,满屋焦臭,。韦小玉吓得魂飞天外,大叫:“救命,救命!曹操烧死诸葛亮啦!”
      公主握著他辫根,不住摇晃,哈哈大笑,道:“这是一根火把,好玩得紧?!?
      转眼之间,火头烧近,公主放脱了手。韦小宝顷刻间满头是火,危急中力气大增,挺头往公主怀里撞去。公主“啊哟”一声,退避不及,韦小宝已撞上她小腹,头上火□竟然熄灭。公主双手扑打衣衫上的焦灰断发,史觉小腹疼痛,又惊又恐,提足在韦小宝头上乱踢。踢得几下,韦小宝晕了过去。
      迷糊中忽觉全身伤口剧痛,醒了过来,发觉自己仰躺在地,胸口袒裸,衣衫,背心,内衣竟然都被解开了,公主左手抓著一把白色粉末,右手用短刀在胸口割了一道三四分深的伤口,将白粉撒入伤口。韦小宝大叫:“你干什么?”
      公主笑道:“侍卫说,他们捉到了强盗恶贼,贼人不招,便在他伤口里加上些盐,痛得他大叫救命,那就非招不可。因此我随身带得有盐,专为对付你这等江湖大贼?!蔽ば”Φ跎丝谥姓笳蟪橥?,大叫:“救命,救命,我招啦!”公主嘻嘻一笑,说道:“你这脓包,这么快便招,有什么好玩?你要说:『老子今日落在你手里,要杀要剐,皱一皱眉头的不是好汉?!晃以俑钅慵傅郎丝?,盐放得多些,你再求饶,那才有趣哪?!蔽ば”Υ笈?,骂道:“他妈的,你这臭小娘……喂喂,我不是骂你,我……我不是好汉,我招啦,我招啦!”
      公主叹了口气,要将盐末丢掉,转念一想,却将盐末都撒在他伤口之中,正色道:“我是建派掌门人,武功天下第一,擒住了你这无恶不作的大盗……”韦小宝道:“好,好,我是江洋大盗,今日艺不如人,给武功天下第一的建掌派掌门人擒住,有死无生。江湖上道得好:杀不过头点地。在下既服了,也就是了?!惫魈诮鹤拥难杂?,与张康年等侍卫说给她听的相同,心中就乐了,赞道:“这才对啦,既然要玩,就该玩得像?!?
      韦小宝心中“臭小娘,烂小娘”的痛骂,全身伤口痛入了骨髓,一时捉摸不到她到底是奉太后之命来杀死自己,还是不过模拟江湖豪客行径,心想这臭小娘下手如此毒辣,就算不过拿我玩耍,老子这条命还得送在她手里,忽然想起当日恐吓沐剑屏这条计策颇有效验,小姑娘们都怕鬼,当下强忍疼痛,说道:“老子忽然之间,又不服了。掌门老师,你如有种,就放了我,咱们再来比划比划。你要是怕老子武功高强,不敢动手,那就一刀将我杀了。我变了冤鬼,白天跟在你背后,晚上钻在你被窝里,握住你脖子,吸你的血……”
      公主“啊”的一声大叫,颤声道:“我杀你干什么?”韦小宝道:“那么快放了我!”公主道:“不放!死太监,你吓我?!蹦闷鹬蛱?,用烛火去烧他的脸。
      烛火烧在脸上,嗤的一声,韦小宝吃痛,向后一仰,右肩奋力往她手臂撞去。公主手臂一动,烛台落地,烛火登时熄了。她大怒之下,提起门闩,又夹头夹脑向他打去。韦小宝疼痛难当,害怕之极:“这次再也活不成了?!贝蠼幸簧骸拔宜懒??!奔僮耙阉?,再也不动。
      公主怒道:“你装死!快醒转来,陪我玩!”韦小宝毫不动弹。公主轻轻踢了他一脚,见他丝毫不动,柔声道:“好啦,我不打你了,你别死罢?!蔽ば”π南耄骸拔宜蓝妓懒?,怎能不死?狗屁不通?!?
      公主拔下头发上的宝钗,在他脸上,颈中戳了几下,韦小宝忍痛不动。
      公主柔声道:“求求你,你……你……别吓我,我……我不是想打死你,我只是跟你比武打架,谁叫你……谁叫你这样脓包,打不过我……”突然觉到韦小宝鼻中有轻微的呼吸之声,她心中一喜,伸手去摸他心口,只觉一颗心兀自跳动,笑道:“死太监,原来你没死。这一次饶了你,快睁开眼来?!?
      韦小宝仍然不动,公主却不再上他当了,喝道:“我挖出你的眼珠,教你死后变成个瞎鬼,找不到我?!蹦闷鸲痰?,将刀尖指到他右眼皮上。韦小宝大惊,一个打滚,立即滚开。
      公主怒道:“球小鬼头,你又来吓我。我……我非刺瞎你的眼睛不可?!碧?,伸足猛力踏住他胸口,举刀往他右眼疾戳下去。
      这一下可不是假装,她和身猛刺,刀势劲急,不但要戳瞎他眼睛,势必直刺入脑。韦小宝双腿急曲,膝盖向她胸口撞去,拍的一声,公主身子一晃,软软摔倒。
      韦小宝大喜,弯了身子,伸手拔出靴筒中匕首,先割开缚住双脚的衣襟,一站起身,便在公主头顶上重重踢了一脚,教她一时不得醒转,这才将匕首插入桌腿,转过身来,将缚住双手的腰带到刃锋上去轻轻擦动,只擦得两下,腰带便即断开了。
      他舒了一口长气,死里逃生,说不出的开心,身上到处是伤,痛得厉害,一时也不去理会,心想:“如何处置这臭小娘,倒是件天大的难事。听她口气,似乎当真是跟我玩耍,倘若是奉太后之命杀我,干么见我装死,反而害怕起来?可是小孩子玩耍,哪有玩得这么凶的?是了,她是公主,压根儿就没把太监宫女当人,人家死了好,活也好,她只当是捏死一只蚂蚁?!痹较朐狡?,向她胸口又中一脚。
      不料这一脚,却踢得她闭住的气息顺了。公主一声呻吟,醒了转来,慢慢支撑著站起,骂道:“死太监,你……”韦小宝正自恼怒,伸手拍拍两个耳光,当胸一拳,右足横扫,公主又即跌倒。他跳将上去,倒骑在她背上,双拳使如擂鼓,往好腿上、背上、屁股上用力打去,叫道:“死小娘,臭小娘,婊子生的鬼丫头,老子打死了你?!惫鞔蠼校骸氨鸫?,别打!你没规矩,我叫太后杀了你,叫皇帝杀了你,凌……凌迟处死?!?
      韦小宝心中一寒,便即住手,转念又想:“打也打了,索性便打个痛快?!被尤执?,骂道:“老子操你十八代祖宗,打死你这臭小娘!”
      打得几下,公主忽然嗤的一笑。韦小宝大奇:“我如此用力打她,怎么她不哭反笑?”从桌腿上拔出匕首,指住好颈项,左手将她身子翻了过来,喝道:“笑什么?”只见她眉眼如丝,满脸笑意,似乎真的十分欢畅,并非做作,听她柔声说道:“别打得那么重,可也别打得太轻了?!蔽ば”γ恢纺?,只怕她突施诡计,右足牢牢踏住她胸口,喝道:“你玩什么花样,老子才不上当呢?!?
      公主身子一挣,鼻中嗯嗯两声,似要跳起身来。韦小宝喝道:“不许动?!痹谒钌嫌昧σ煌?,公主又即倒下。韦小宝只觉伤口中一阵阵抽痛,怒火只炽,拍拍拍四下,左右开弓,连打她四个耳光。公主又是嗯嗯几声,胸口起伏,脸上神情却是说不出的舒服,轻声说道:“死太监,别打我脸。打伤了,太后问起来,只怕瞒不了?!蔽ば”β畹溃骸俺粜∧?,你这犯 贱货,越是挨打越开心,是不是?”伸手在她左臂上重重扭了两把,公主“哎唷,哎唷”的叫了几声,皱起眉头,眼中却孕著笑意。韦小宝道:“他妈的,舒不舒服?”
      公主不答,缓缓闭上眼睛,突然间飞起一脚,踢中韦小宝大腿,正是一处刀伤的所在。韦小宝吃痛,扑上去按住她双肩,在她臂上、肩头、胸口、小腹使劲力扭。公主格格直笑,叫道:“死太监,小太监,好公公,好哥哥,饶了我罢,我……我……真吃不消啦?!?
      她这么柔声一叫,韦小宝心中突然一□,心想:“她这么叫唤,倒像是方姑娘在海船中跟我说情话的模样?!迸蠹?,然而她到底打什么主意,实是难测,于是依样画葫芦,解下她腰带,将她双手双脚绑住。公主笑道:“死小鬼头,你干什么?”韦小宝道:“叫你别打坏主意害人?!闭酒鹕砝?,呼呼喘气,全身疼痛,又欲晕去。
      公主笑道:“小桂子,今天玩得真开心,你还打不打我?”韦小宝道:“你不打我,我又怎敢打你?”公主道:“我动不来啦,你就是再打我,我也没法子?!蔽ば”ν铝艘豢谕倌?,道:“你不是公主,你是贱货?!痹谒ü缮咸吡艘唤?。
      公;主“哎唷”一声,道:“咱们再玩么?”韦小宝道:“老子性命给你玩去了半条,还玩?我现在扮诸葛亮,也要火烧□甲兵,把你头发和衣服都烧了?!惫骷钡溃骸巴贩⒉荒苌铡蔽恍?,说道:“你烧我衣裳好了,全身都烧起泡,我也不怕?!?
      韦小宝道:“呸,你不怕死,老子可不陪你发颠。我得去治伤了,伤口里都是盐,当真好玩么?”这时才相信公主并无杀害自己之意,将她手上缚著的腰带解开。
      公主道:“真的不玩了?那么明天再来,好不好?”语气中满是祈求之意。韦小宝道:“要是太后和皇上知道了,我还有命么?”公主慢慢起身,道:“只要我不说,太后和皇上怎会知道?明天你别打我脸。身上伤痕再多也不打紧?!蔽ば”σ⊥返溃骸懊魈觳荒芾?。我给打得太厉害,一两个月,养不好伤?!惫鞯溃骸昂?,你明天不来?刚才你骂我什么?说操我的十八代祖宗。我的十八代祖宗,就是皇帝哥哥的十代祖宗,是皇阿爸的十七代祖宗,太宗皇帝的十六代祖宗,太祖皇帝的十五代祖宗……”
      韦小宝目瞪口呆,暗暗叫苦,突然灵机一动,说道:“你不是老皇帝后的,我骂你的祖宗,跟皇上、老皇爷、什么太祖皇帝、太宗皇帝全不相干?!惫鞔笈?,叫道:“我怎么不是老皇爷生的?你这死太监胡说八道,明天午后我在这里等你,你这死太监倘若不来,我就去禀告太后,说你打我?!彼抵燮鹨滦?,一条雪白粉嫩的手臂之上,青一块,黑一声,全是给你扭起的乌青。韦小宝暗暗心惊:“刚才怎么下手如此之重?!?
      公主道:“哼,你明天不来,瞧你要命不要?”
      至此情景,韦小宝欲不屈服,亦不可得,只好点头道:“我明天来陪你玩便是,不过你不能再打我了?!惫鞔笙?,说道:“你来就好,我再打你,你也打还我好了。咱们江湖上好汉,讲究恩怨公明?!蔽ば”嘈Φ溃骸霸俑蛞欢?,我这条好汉变成恶鬼了?!?
      公主笑道:“你放心,我不会当真打死你的?!倍倭艘欢?,又道:“最多打得你半死不活?!奔成幸?,嫣然一笑,柔声道:“小桂子,宫里这许多太监侍卫,我就只喜欢你一个。另外那些家伙太没骨气,就是给我打死了,也不敢骂我一句『臭小娘,贱货……』”学著他骂人的腔调:“婊子生的鬼丫头,从来没人这样骂过我?!?
      韦小宝又好气,又好笑,道:“你爱挨骂?”公主笑道:“要像你这样骂我才好。太后板起脸训斥,要我守规矩,我可就不爱听了?!蔽ば”Φ溃骸澳悄阕钊ダ龃涸??!毙南耄骸澳闳プ鲦蛔?,臭骂你的人可就多了。老鸨要打,嫖客发起火来,也会又打又骂?!?
      公主精神一振,问道:“丽春院是什么地方?好不好玩?”韦小宝肚里暗笑,道:“好玩极了,不过是在江南,你不能去。你只要在丽春院里住上三个月,包你开心得要命,公主也不想做了?!惫魈玖丝谄?,悠然神往,道:“等我年纪大了,一定要去?!?
      韦小宝正色道:“好,好!将来我一定带你去。大丈夫一言既出,死马难追?!彼饩洹版崧砟炎贰弊芗遣蛔?,“什么马难追”是不说了,却说成“死马难追”。
      公主握住他手,说道:“我跟那些侍卫太监们打架,谁也故意让我,半点也不好玩。只有昨天皇帝哥哥跟我比武,才有三分真打,不过他也不肯打痛,扭痛了我。好小桂子,只有你一个,才是真的打我。你放心,我决计不舍得杀你?!蓖蝗淮展烊?,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亲,脸上飞红,飞奔出房。
      韦小宝霎时间只觉天旋在转,一交坐倒,心想:“这公主只怕是有些疯了,我越打她骂她,她越开心。他妈的,这老婊子生的鬼丫头,难道真的喜欢我这假太监?”想到她秀丽的面庞,心下迷迷糊糊,缓缓站起,支撑著回屋,筋疲力竭,一倒在床,便即睡著了。
      这一觉直睡了五个多时辰,醒转时天色已黑,只觉全身到处疼痛,忍不住呻吟,站起身来想洗去伤口中盐末,哪知一解衣服,伤口鲜血凝结,都已牢牢粘在衣上,一扯之下,又是一阵剧痛,不免又再“臭小娘,烂小娘”的乱骂一顿,当下洗去盐末,敷上金创药。
      次日去见小皇帝,康熙见他鼻青脸肿,头发眉毛都给烧得七零八落,大吃一惊,登时料到是那宝贝御妹的杰作,问道:“是公主打的?受的伤不重吗?”
      韦小宝苦笑道:“还好。师父,徒儿丢了您老人家的脸,只好苦练三年,再去找回这场子,为你老人家争光?!?
      康熙本来担心他怒气冲天,求自己给他出头,不过御妹虽然理屈,做主子的殴打奴才,总是理所当然之事,但如不理,却又怕他到了五台山上,服侍父皇不肯忠心,正感为难,听他这么说,竟对此事并不抱怨,只当作一场玩耍,不由得大喜,笑道:“小桂子,你真好!我非好好赏赐你不可。你想要什么?”
      韦小宝道:“师父不责弟子学艺不精,弟子已经感激万分,什么赏赐都不用了?!倍倭艘欢?,说道:“师父传授弟子几招高招,以后遇险,不会再给人欺侮,也就是了?!?
      康熙哈哈大笑,道:“好,好!”当下将太后所传武功,拣了几个招精妙招数传授给他。这几招擒拿手法虽然也颇不凡,但比之洪教主夫妇所传的六招却差得远了。韦小宝以前和他比武,这几招也见他用过,此时一加点拨,不多时便学会了。
      韦小宝心想:“以前和他摔交,便似朋友一般。但他是皇帝,我是奴才,这朋友总是做不长久。这次回北京来,眼见他人没大了多少,也是拍马屁得多了?!盒⌒印喝衷僖步胁怀隹?,不如改了称呼,也是拍马屁的妙法?!钡毕鹿蛳?,咚咚咚磕了八个响头,说道:“师父在上,弟子韦小宝是你老人家的开山弟子?!?
      康熙一怔,登时明白了他的用意,一来觉得挺好玩,二来确也不喜他再以“小玄子”相称,笑道:“君无戏言!我说过是师父,只好收了你做徒弟?!苯械溃骸袄慈四?!”
      两名太监,两名侍卫走进书房??滴醯溃骸白砝??!彼娜擞Φ溃骸笆??!钡婢爻甲硬坏靡员诚蚧实?,否则极为不敬,四人不明康熙用意,只微微侧身,不敢转身。
      康熙从书桌上拿起一把金剪刀,走到四人身后。四人又略略侧身??滴蹩戳丝此娜说谋枳?,见其中一名太监的辫子最是油光乌亮,左手抓住了,喀的一声,齐发根剪了下来。那太监只吓得魂飞天外,当即跪倒,连连叩头,道:“奴才该死,奴才该死!”康熙笑道:“不用怕,赏你十两银子。大家出去罢!”四人莫名奇妙,只觉天威难测,倒退了出去。
      康熙将辫子交给韦小宝,笑道:“你就要去做和尚,公主烧了你头发,看来也是天意。上天假公主之手,吩咐你去落发为僧。你先把这条假辫子结头上,否则有失观瞻?!?
      韦小跪下道:“是,师父爱惜徒弟,真是体贴之至?!笨滴跣Φ溃骸澳惆菸椅?,可不许跟旁人说起。我知你口紧,谨慎小心,这才答应。你若在外招摇,我掌门人立时便废了你武功,将你逐出门墙?!蔽ば”α疲骸笆?,是,弟子不敢?!笨滴鹾退任渌そ?,除了太后和海天富之外,宫中始终并无旁人得知,心想闹著玩收他为徒,只要决不外传,也不失皇帝的体面,但生性谨细,特意叮嘱一番。
      康熙坐了下来,心想:“太后阴险毒辣,教我武功也决不会当真尽心,否则她将人打得骨节寸断的厉害功夫,怎地半招也不传我?我虽做了师父,其实比之这小子也强不了多少,没什么高明武功传他。少林寺的和尚武功极高,此番父皇有难,也是他们相救……”
      想到此处,心中有了个主意,说道:“你去休息养伤,明天再来见我?!?
      韦小宝回到下处,命手下太监去请御医来敷药治伤。伤处虽痛,却均是皮肉之伤,并未伤及筋骨,太医说将养将十天半月,便即好了,不用担心。
      他吃过饭后,便去应公主之约,心头七上八下,既怕她再打,却又喜欢见她。
      一推开门,公主一声大叫,扑将上来。韦小宝早已有备,左臂挡格,右足一勾,右手已抓住了公置瘁领,将她按得俯身下弯。公主笑骂:“死太监,今天你怎么厉害起来啦?!蔽ば”ψプ∷蟊鄯磁?,低声道:“你不叫我好桂子、好哥哥,我把你这条手臂扭断了?!?
      公主骂道:“呸,你这死奴才!”韦小宝将公主的手臂重重一扭,喝道:“你不叫,我将你这条手臂扭断了?!惫餍Φ溃骸拔移唤??!蔽ば”π南耄骸靶∧锲さ娜贩?贱。我越打她,她越欢喜?!庇沂峙牡囊簧?,在她臂上重重打了一拳。公主身子一跳,却格格的笑了起来。韦小宝道:“他妈的,原来你爱挨打?!笔咕⒘魇?。
      公主痛得缩在地下,站不起来,韦小宝这才停手。公主喘气道:“好啦,现下轮到我来打你?!蔽ば”σ⊥返溃骸安?,我不给你打?!毙南胝庑∧锲は率秩绱撕堇?,给她打将起来,随时随刻有性命之忧。公主软语求恳,韦小宝只是不肯。
      公主大发脾气,扑上来又打又咬,给韦小宝几个耳光,推倒在地,揪住头发,又打了一顿屁股,心想屁股也打了,也不用客气啦,伸手在她全身到处乱扭。公主伏在他脚边,抱住他两腿,将脸庞挨在他小腿之间,轻轻磨擦,娇媚柔顺,腻声道:“好桂子,好哥哥,你给我打一次罢,我不打痛便是?!蔽ば”趟菩∧褚廊艘话?,又听她叫得亲热,心神□漾,便待答允。公主又道:“好哥哥,你身上出血,我见了比什么都喜欢?!?
      韦小宝吓了一跳,怒道:“不行!”提起左足,在她头上踢了一脚,道:“放开了,我要去了。跟你磨在一起,总有一日死在你手里?!惫魈镜溃骸澳悴桓彝媪??”韦小宝道:“太危险,时时刻刻会送了老命?!惫鞲窀褚恍?,站起身来,道:“好!那么你扶我回房去,我给你打得路也走不动了?!蔽ば”Φ溃骸拔也环??!惫鞣鲋奖?,慢慢出去,道:“小桂子,明儿再来,好不好?”忽然左腿一屈,险些摔倒。韦小宝抢上去扶住。
      公主道:“好桂子,劳你的驾,去叫两名太监来扶我回去?!蔽ば”π南胍唤刑?,只怕给太后知道,查究公主为什么受伤,只要稍有泄漏,那可是杀头的罪名,只得扶住了她,道:“我扶你回房就是?!惫餍Φ溃骸昂霉鹱?,多谢你?!笨吭谒缤?,向西而行。
      公主的住处在慈宁宫之西,寿康宫之侧。两人渐渐走近慈宁花园,韦小宝想起太的神气,心下栗栗危惧。两人行到长廊之下,公主忽然在他耳边轻轻吹气。韦小宝脸上一红,道:“不……不是……”公主柔声道:“为什么?我又不是打你?!彼抵骨崆嵋ё?,伸出舌头,缓缓舐动。韦小宝只觉麻□难当,低声道:“你如咬痛了我耳朵,我可永远不来见你了。大丈夫一言既出,死马难追?!惫鞅鞠胪蝗患浣挂乱豢槿饫?,听了这句话,不敢再咬,只腻声而笑,直笑得韦小宝面河邡赤,全身酸软。
      到了公主寝宫,韦小宝转向身便走。公主道:“你进来,我给你瞧一件玩意儿?!闭馐苯械乃拿?,四名宫女在门外侍侯,韦小宝不敢放肆,只得跟了进去。公主拉著他手,直入自己卧室。两名宫已跟了进来,只拿著热毛巾给公主挣脸。公主拿起一块手巾,递给韦小宝。韦小宝接过,擦去脸上汗水。两名宫女见公主对这小太监姑娘破格礼遇,连对太后皇上也没这样客气,而这小太监竟也坦然接受,无礼之极,不由得都是呆了。
      公主瞥了一眼,瞪眼道:“有什么好看?”两名宫女道:“是,是!”弯腰退出,哪里已经迟了,公主一伸手,向近身一名宫女眼中挖去。那宫女微微一让,一声惨呼,眼珠虽没挖中,脸上却是鲜血淋漓,自额头直至下巴,登时出现四条爪痕。两名宫女只吓得魂飞天外,疾忙退出。
      公主笑道:“你瞧,这些奴才就只会叫嚷求饶,有什么好玩?”韦小宝见她出手残忍,心想这小婊子太过凶恶,跟她母亲老婊子差不多,还是及早脱身为是,说道:“公主,皇上差我有事去办,我要去了?!惫鞯溃骸凹笔裁??”反手关上了门,上了门闩。
      韦小宝心中怦怦乱跳,不知她要干什么怪事。公主笑道:“我做主子做了十五年,总是给人服侍,没点味道,今儿咱们来换换班。你做主子,我做奴才?!蔽ば”λ致乙。骸安恍?,不行。我可没这福气?!惫髑瘟骋怀?,说道:“你不答应吧?我要大叫了,我说你对我无礼,打得我全身肿痛?!蓖蝗蛔萆械溃骸鞍ム?,好痛??!”
      韦小宝连连作揖,说道:“别嚷,别嚷,我听你吩咐就是?!闭馐枪髑薰?,外面有许多太监宫女站著侍候,她只消再叫得几声,立时便有人涌将进来,可不比那间比武的小屋,四下无人。公主微微一笑,说道:“贱骨头!好好跟你说,偏偏不肯听,定要敬酒不吃,吃罚酒?!蔽ば”π牡溃骸澳悴攀羌峭?,主子不做做奴才?!?
      公主屈下一膝,恭恭敬敬的向他请个安,说道:“桂贝勒,你要安息吗?奴才侍侯你脱衣?!蔽ば”吡艘簧?,道:“我不睡,你给我轻轻的捶捶腿?!惫鞯溃骸笆?!”坐在地下,端起他右足,搁在自己腿上,轻轻捶了起来,细心熨贴,一点也不触痛他伤处,韦小宝赞道:“好奴才胚子,你服侍得我挺美啊?!鄙焓衷谒臣丈锨崆崤ち艘话?,公主大乐,低声道:“主子夸奖了?!背滤プ?,在他脚上轻捏一会,换过他左足,捶了半晌,又脱下靴子按摩,道:“桂贝勒,你睡上床去,我给你捶背?!?
      韦小宝给她按摩得十分舒服,心想这贱骨头如不过足奴才瘾,决不能放我走,便上床横卧,鼻中立时传入幽香阵阵,心想:“这贱骨头的床这等华丽,丽春院中的头等婊子,也没这般漂亮的被褥枕头?!惫骼惶醣”?,盖在他身上,在他背上轻轻拍打。
      韦小宝迷迷糊糊,正在大充桂贝勒之际,忽听得门外许多人齐声道:“太后驾到!”这一惊非同小可,忙欲跳起。公主神色惊惶,颤声道:“来不及逃啦!快别动,钻在被窝里?!蔽ば”ν芬凰?,钻入了被中,隐隐听得打门之声,只吓得险些晕去。
      公主放下帐子,转身拔开门闩,一开门,太后便跨了进来,说道:“青天白日的,关上了门干什么?”公主笑道:“我倦得很,正想睡一忽儿?!碧笞讼吕?,问道:“又在搞什么古怪玩意儿,怎么脸上一点儿也没血色?”公主道:“我说倦得很?!?
      太后一低头,见到床前一对靴子,又见锦帐微动,心知有异,向众太监宫女道:“你们都在外面侍候?!敝谌顺鋈?,说道:“关上了门,上了闩?!惫餍Φ溃骸疤笠哺闶裁垂殴滞嬉饴??”依言关门,顺著太后的目光瞧去,见到靴子,不由得脸色大变,强笑道:“我正想穿上男装,扮个小太监给太后瞧瞧。你说我穿了男装,模样儿俊不???”
      太后冷冷的道:“得瞧床上那小子模样儿俊不???”陡地站起,走到床前。
      公主大骇,拉住太后的手,叫道:“太后,我跟他闹著玩的……”
      太后手一甩,将她摔开几步,捋起帐子,揭开被子,抓住韦小宝的衣领,提了起来。
      韦小宝面向里床,不敢转头和她相对,早吓得全身簌簌发抖。
      公主叫道:“太后,这皇帝哥哥最喜欢的小太监……,你……你可别伤他?!?
      太后哼了一声,心想女儿年纪渐大,情窦已开,床上藏个小太监,也不过做些假凤虚凰的勾当,算不了什么大事,右手一转,将韦小宝的脸转了过来,拍拍的记两耳光,喝道:“滚你的,再教我见到你跟公主鬼混……”突然间看清楚了他面貌,惊道:“是你?”
      韦小宝一转头,道:“不是我!”
      这三字莫名其妙,可是当此心惊胆战之际,又有什么话可说?
      太后牢牢抓住他后领,缓缓道:“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闯进来。你对公主无礼,今日可怨不得我?!惫骷钡溃骸疤?,是我要他睡在这里的,不能怪他?!碧笞笳圃谖ば”δ悦徘崆嵋慌?,左臂提起,便却运动使重手击落,一掌便毙了他。
      韦小宝于万分危急之中,陡然想起洪教主所授的那招“狄青降龙”,双手反伸,在太后胸前摸了一把。太后大吃一惊,胸口急缩,叱道:“你作死!”韦小宝双足在床沿一登,一个倒翻筋斗,已骑在太后颈中,双手食指按住她眼睛,拇指抵住她太阳穴,喝道:“你一动,我便挖了你的眼珠出来!”
      他这一招并未熟练,本来难以施展,好在他在床上而太后站在地下,一高一低,倒骑容易,而挖眼本来该用中指,却变成了食指,倒翻筋斗时足尖勾下帐子。这招使得拖泥带水,狼狈不堪,洪教主倘若亲见,非气个半死不可。虽然手法不对,但招式实在巧妙,太后还是受制,变起仓卒,竟然难以抵挡。
      公主哈哈大笑,叫道:“小桂子,你不得无礼,快放了太后?!?
      韦小宝右腿一提,右手拔出匕首,抵在太后后心,这才从她颈中滑下。忽然啪的一声,一件五色灿烂的物事落在地下,正是神龙教的五龙令。
      太后大吃一惊,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东西……怎么来的?”
      韦小宝想起太后和神龙教的假宫女邓炳春、柳燕暗中勾结,说不定这五龙令可以逼她就范,说道:“什么这东西那东西,这是本教的五龙令,你不认得吗?好大的胆子!”
      太后全身一颤,道:“是,是!”
      韦小宝听她言语恭顺,不由得心花怒放,说道:“见五龙令如见教主亲临,洪教主仙福永享,寿与天齐?!碧蟛溃骸昂榻讨飨筛S老?,寿与天齐?!备┥硎捌鹞辶?,高举过顶。韦小宝伸手接过,问道:“你听不听我号令?”太后道:“是,谨遵吩咐?!?
      太后恭恭敬敬的念道:“教主宝训,时刻在心,制胜克敌,无事不事?!?
      直到此刻,韦小宝才嘘了口气,放开匕首,大模大样的在床沿坐了下来。
      太后向公主道:“你到外面去,什么话也别说,否则我杀了你?!?
      公主一惊,应道:“是?!毕蛭ば”戳艘谎?,满心疑惑,道:“太后,是皇帝哥哥的圣旨么?”康熙年纪渐大,威权渐重,太监宫女以及御前侍卫说到皇上时,畏敬之情与日俱增,公主也早知太后对皇帝颇为忌惮。太后点头道:“是。他是皇帝的亲信,有要紧事跟我说,可千万不可泄漏,在皇帝跟前,更加不可提起。免得……免得皇帝恼你?!?
      公主道:“是,是。我可没这么笨?!彼抵叱龇咳?,反手带上了房门。
      太后和韦小宝面面相对,心中均怀疑忌。过了一会,太后道:“隔墙有耳,此处非说话之外,请去慈宁宫详谈可好?”听她用个“请”字,又是商量的口吻,不敢擅自主张,韦小宝更加心宽,随即又想:“这老婊子心狠手毒,骗我到慈宁宫中,不要便什么诡计,加害老子?”便点了点头,低声道:“我是本教新任白龙使,奉洪教主命令,出掌五龙令?!?
      太后登时肃然起敬,躬身道:“属下参见白龙使?!?
      虽然韦小宝早已想到,太生既和黑龙门属下教众勾结,对洪教主必定十分尊敬,这五龙令对她多半有镇慑之效,但万万想不到她自己竟然也是神龙教中的教众,以她太后之尊,天下事何求不得,居然会去入了神龙教,而且地位远比自己为低,委实匪夷所思,眼见她恭恭敬敬的行礼,不由得愕然失措。
      太后见他默默不语,还道他记著先前之恨,甚是惊惧,低声道:“属下先前不知尊使身份,多有得罪,十分惶恐,还望尊使大度宽容?!钡昙陀仔?,竟在教中身居高位,终究难以尽信,随即想到,近年来教主和夫人大举提拔少年,教中老兄弟或被屠戳,或被疑忌,权势渐失,这小孩新任白龙使,绝非奇事。又想:“就算他是真的白龙使,我此刻将他杀了,教中也无人知晓。这小鬼对我记恨极深,让他活著,那可后患无究?!鄙被榷?,眼中不由自主的露出狠毒之色。
      韦小宝登时惊觉,暗道:“不好,老婊子要杀我?!钡蜕溃骸案詹盼仪茏∧愕氖址?,你可知是谁传授的?”太后吃了一惊,回想这小鬼适才所使的手法,诡秘莫测,一招间便将自己制住,正是教主的手段,颤声道:“莫非……莫非是教主的亲传?”韦小宝笑道:“教主传我三十招杀手,洪夫人传了我三十招擒拿手,比较起来,自然教主的手法厉害得多。不过他老人家的招教,一出手就取人性命,我不想杀你,因此只用了夫人所传的一招『飞燕回翔』?!彼蹬2挥帽厩?,招数一加便加了十倍。
      太生却毫不怀疑,知道洪夫人所使的许多招数,确是都安上个古代美人的名字,不由得出了身冷汗,寻思:“幸亏他只以洪夫人的招数对付我,倘若使出教主所传,此刻我早已性命不在了?!贝丝棠睦锘垢矣谢睾χ??恭恭敬敬的道:“多谢尊使不杀之恩?!?
      韦小宝洋洋得意的道:“我没挖出你眼珠,比之夫人所授,又放宽了三分了?!闭饣暗故遣患?,适才要挖太后眼珠,本来也可办到,只是她重伤之余,全力反击,也必取了他性命。
      太后越想越怕,道:“多谢手下留情,属下感激万分,必当报答尊使的恩德?!?
      韦小宝本来一见太后便如耗子见猫,情不自禁的全身发抖,哪知此刻竟会将她制得贴贴服服,见她诚惶恐的站在面前,心中那份得意,当真难以言宣。他提起左腿,往右腿上一搁,晃了几晃,低声道:“这次随本使从神龙教来京的,有胖头陀和陆高轩二人?!?
      太后道:“是,是?!毙南肱致蕉耸墙讨懈呤?,居然为他副贰,适才幸而没有鲁莽,倘若将他打死了,别说教主日后追究,即是胖陆二人找了上来,那也是死路一条,眼见他双颊上指痕宛然,正是自己所打的两个耳光所留,颤声道:“属下过去种种,委实罪该万死。尊使大人大量,后福无穷?!?
      韦小宝微微一笑,道:“白龙使钟志灵背叛教主,教主和夫人已将他杀了,派我接掌白龙门。黑龙使张淡月办事不力,教主和夫人很生气,取经之事,现下归我来办?!?
      太后全身发抖,道:“是,是?!毕肫鸺覆烤榈枚词?,这些日子来日夜担心,终于事发,颤声道:“这件事说来话长,请尊使移驾慈宁宫,由属下详禀?!?
      韦小宝点头道:“好?!毙南氪耸轮胁幻靼椎胤缴醵?,正要查问,便站起身来。太后转身去拔了门闩,开了房门,侧身一旁,让他先行。韦小宝大声道:“太后启驾啦!”太后低声道:“得罪了!”走出门去。韦小宝跟在后面。数十名太监宫女远远相随。
      两人来到慈宁宫,太后引他走进卧室,遣去宫女,关上了门,亲自斟了一碗参汤,双手奉上。韦小宝接过喝了几口,心想:“我今日的威风,只有当年顺治爷可比。就算小皇帝,太后也不会对他如此恭敬?!毙闹杏质且徽蟠罄?。
      太后打开盒子,取出一只锦盒,开盒拿出一只小玉瓶,说道:“启禀尊使:瓶中三十颗『雪参玉蟾丸』,乃是朝鲜国王的贡品,珍贵无比,服后强身健体,百毒不侵。其中十二颗请尊使转呈教主,十颗转呈教主夫人,余下八颗请尊使自服,算是……算是属下的一点儿微未心意?!蔽ば”Φ阃返溃骸岸嘈荒懔?。但不知这些药丸跟『豹胎易筋丸』会不会冲撞?”太后道:“并夫冲撞。恭喜尊使得蒙教主恩赐『豹胎易筋丸』,不知……不知属下今年的解药,教主是否命尊使带来?”
      韦小宝一怔,道:“今年的解药?”随即明白,太后一定也服了“豹胎易筋丸”,教主每年颁赐解药,却又解得并不彻底,须得每年服食一次,药性才不发作,否则她身处深宫,高手侍卫无数,教主本事再大,也不能遥制,笑道:“你我二人都服了豹胎丸,那解药自不能由我带来?!碧蟮溃骸笆?。不过尊使蒙教主恩宠,属下如何能比?”
      韦小宝心想:“她吓得这么厉害,可得安慰她几句?!彼档溃骸敖讨骱头蛉怂档溃褐灰憔≈医讨?,不起异心,努力办事,教主总不会亏待你的,一切放心好了?!?
      太后大喜,说道:“教主恩德如山,属下万死难报。教主仙福永享,寿与天齐?!?
      韦小宝心想:“你本来是皇后,现下是皇太后,除了皇帝,天下就是你最大。神龙教再厉害,也决不能和你相比,却何以要入教,听命于教主?那不是犯 贱之至么?是了,多半你与你女儿一样,都是贱骨头,要给人打骂作贱,这才快活?!彼昙吞?,毕竟世事所知有限,一时也猜不透其中关窍所在。
      太后见他沉吟,料想他便要问及取经之事,不如自行先提,说道:“那三部经书,属下派邓炳春和柳燕二人呈交教主,他老人家想已收到?”
      韦小宝一怔,心想:“假宫女邓炳春是陶姑姑所杀,柳燕死于方姑娘剑下,有什么经呈交教主?”不明她用意所在,说道:“你说有三部经书呈给教主?这倒不曾听说过。教主说黑龙使搞了这么久,一无所得,很是恼怒,险些逼得他自杀?!碧罅诚植镆熘?,道:“这可奇了。属下明明已差邓炳春和柳燕二人,将三部经书专程送往神龙岛。那自然是在柳燕为尊使处死之前的事?!蔽ば”Φ溃骸芭?,有这等事?邓炳春?就是你那个秃头师兄吗?”太后道:“正是。尊使日后回到神龙岛,传他一问,便知分晓?!?
      韦小宝突然省悟,心道:“是了,邓炳春为陶姑姑所杀,这老婊子只道我毫不知情。她失去了三部经书,生怕教主怪罪,将一切推在两个死人头上,这叫做死无对证,倒也聪明得紧。哪知道这三部经书却在老子手中。这番话去骗别人,那是他妈的刮刮叫,别别跳,偏偏就骗不到老子。我暂时不揭穿你的西洋镜?!彼档溃骸澳慵热灰讶〉饺烤?,功劳也算不小,其余五部,还得再加一把劲?!?
      太后道:“是,属下从早到晚,就在想怎生将另外五部经书取来,报答教主的恩德?!?
      韦小宝道:“很好!其实你如此忠心,那豹胎易筋丸中的毒怕,便一次给你解了,也是不妨。不久我见到教主,一定给你多说几句好话?!碧蟠笙?,躬身请了个安,道:“尊使大恩,属下永不敢忘。最好属下能转入白龙门,得由尊使教导指挥,更是大幸?!?
      韦小宝道:“那也容易办到。不过你入教的一切经过,须得跟我详说,毫不隐瞒?!?
      太后道:“是,属下对本门座使,决不敢有半句不尽不实的言语……”
      忽然门外脚步声响,一名宫女咳嗽一声,说道:“启禀太后:皇上传桂公公,说有要紧事,命他立刻便去?!蔽ば”Φ愕阃?,低声道:“你一要放心,以后再说?!碧蟮蜕溃骸岸嘈蛔鹗??!崩噬溃骸盎噬洗?,这便去罢?!蔽ば”Φ溃骸笆?,太后万福金安?!?
      出得门来,只见八名侍卫守在慈宁宫外,微微一惊,心想道:“可出了什么事?”快步来到上书房。
      康熙喜道:“好,你没事。我听说你给老贱人带了去,真有些担心,生怕她害你?!?
      韦小宝道:“多谢师父挂怀,那老……老……她问这些日子去哪里?我想老皇爷的事千万说不得,连山西和五台山也不能提,可是我又不大会说谎,给她问得紧了,我情急智生,便说皇上派奴才去江南,瞧瞧有什么好玩意儿,便买些进宫。又说,皇上吩咐别让太后知道,免得太后怪罪皇上当了皇帝,还是这般小孩子脾气?!?
      康熙哈哈大笑,拍拍他肩头,说道:“这样说最好。让老贱人当我还是小孩子贪玩,便不来防我。你不大会说谎吗?可说得挺好啊?!?
      韦小宝道:“原来还说得挺好吗?奴才一直担心,生怕这么说皇上不高兴呢?!?
      康熙道:“很好,很好。我刚才怕老贱人害你,已派了八名侍卫去慈宁宫外守著,倘若老贱人不放你走,我便叫他们冲进去抢你出来,真要跟她立时破脸,也说不得了?!?
      韦小宝跪下磕头道:“皇帝师父恩重如山,奴才弟子粉身难报?!?
      康熙道:“你好好服侍老皇爷,便是报我对你的恩遇?!蔽ば”Φ溃骸笆??!?
      康熙从书桌上拿起一个密封的黄纸大封套,说道:“这是赏少林寺众僧的上谕,你挑选四十名御前侍卫,二千名骁骑营官兵,去少林寺宣旨办事。办什么事,在上谕中写著,到少林寺后拆读,你遵旨而行就是。现下我升你的官,任你为骁骑营正黄旗副都统,那是正二品的大官了。你本是汉人,我赐你为满洲人,咱们这叫作入满洲抬旗。正黄旗是皇帝亲将的旗兵,骁骑营更是皇帝的亲兵。那御前侍卫副总管的官儿仍然兼著?!彼ば”Σ谎奘?,年纪又小,当真做官是做不来的,因此两个职位都是副手。
      韦小宝道:“只要能常在皇帝师父身边,官大官小,奴才弟子倒不在乎?!彼抵罅耐沸欢?,心想:“我好好是个汉人,现在摇身一变,变作满洲鞑子了?!庇窒耄骸盎实凼Ω附形也幻θデ辶顾氯プ鲂『蜕?,却先带兵去少林寺颁旨,封赏救驾有功的诸位大师,多半是让我出出风头。这叫做先甜后苦,先做老爷,后打屁股?!?
      康熙将骁骑营正黄朴诩统灿邴珠传来,谕知他小桂子其实并非太监,而是御前侍卫副总管,真名韦小宝,为了要擒杀鳌拜,这才派他假扮太监,现已赐为旗人,属正黄旗,升任骁骑营正黄旗副都统。
      灿邴珠当鳌拜当权之时,大受倾轧,本已下在狱中,性命朝夕不保,幸得鳌拜事败,我才获释,对擒杀鳌拜的韦小宝早已十分感激,听得皇上命他为自己之副,心中大喜,当即向他道贺,说道:“韦兄弟,咱哥儿俩一起办事,那是再好也没有了。你是少年英雄,咱们骁骑营这下可大大露脸哪?!蔽ば”η橐环?。灿邴珠打定了主意,这人大受皇帝宠幸,虽说是自己副手,其实自己该当做他副手,只要讨得他欢心,日后飞黄腾达,不在话下。
      康熙道:“我有事差韦小宝去办,你们两人下去,点齐人马。韦小宝今晚就即出京,不用来辞别了?!苯鞫缙锢陀淼慕鹋屏罘桓宋ば”?。
      韦小宝接过金牌,磕头告别,心想:“老婊子干什么要入神龙教,这事还没查明,那也不打紧,多半是犯 贱,下次回宫时再去问她?!庇窒耄骸白蛲砀鞔蛄艘欢?,全身疼痛,一觉睡到大天光,没能去见陶姑姑,不知她在宫中怎样,下次回宫,得跟她会上一会?!?
      当下二人去御前侍卫总管多隆。韦小宝取出康熙先前所书那张任他为御前侍卫总管的上谕,给他看了,多隆又是连声道贺:“韦小宝要挑那些侍卫,尽管挑选,只要皇上点头,要我陪你一去一遭也成?!蔽ば”πΦ溃骸澳强刹桓业?。?;せ噬?,责任重大,多总管想出京去逛逛,却不大容易了?!倍嗦⌒Φ溃骸跋麓挝仪蠡噬?,咱哥儿俩换一换班,你做正的,我做副的,有什么出京打秋风的好差使,让做哥哥的走走去?!?
      韦小宝点了张康年,赵齐贤两名侍卫,叫二人召约一批亲近的侍卫。灿邴珠点齐二千骁骑营军士。各参领、佐领参见副都统?;实凵透倭炙律说拇推?,也即齐备,装在几十辆车上?;实垡鍪裁词?,自是叱嗟立办,只两个时辰,一切预备得妥妥帖贴。
      韦小宝本身该身穿骁骑营戎装,可是这样小码的将军戎服,一时之间却不易措办。灿邴珠想得周到,将自己一套戎装送给了他,传了四名巧手裁缝跟去,在大车之中赶著修改,吩咐他们晚上不能睡觉,赶好了衣衫才许回京,倘若偷懒,重责军棍。
      韦小宝抽空回到头发胡同,对陆高二人道:“今日已混进了宫中,盗经之事也已略有眉目?!狈愿浪嗽谖葜芯埠蛳?,不可轻易外出,以免泄漏机密。陆胖二人见他办事顺利,两天之间便了有头绪,均感欣慰,喏喏连声的答应。
      韦小命双儿改穿男装,扮作书僮,随他同行。
    本文来源于正规黑龙江11选5走势图正规黑龙江11选5走势图),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。
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用户名: 密码:
    验证码: 匿名发表
    最新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  • 相关栏目:
  • 射雕英雄传
  • 神雕侠侣
  • 天龙八部
  • 笑傲江湖
  • 鹿鼎记
  • 倚天屠龙记
  • 雪山飞狐
  • 飞狐外传
  • 书剑恩仇录
  • 白马啸西风
  • 碧血剑
  • 连城诀
  • 侠客行
  • 鸳鸯刀
  • 解析视频播控平台黑产链 20元看12家网站VIP会员视频 2019-06-09
  • 端午节起中国公民出入境通关排队不超过30分钟 2019-06-01
  • 两会观察:务实与自信,展现新时代山东的新风貌 2019-05-31
  • 智能就诊玩不溜 老人盼开“慢行道” 2019-05-20
  • 三亚市民投诉“蛙声扰民” 官方“神回复”引热评 2019-05-11
  • 四款养生粥帮 你调理胆胃-美食资讯 2019-05-09
  • 快看,这是贫穷的德国 2019-05-09
  • 表面整改,糊弄了谁?(原创) 2019-04-29
  • 生产过剩之繁荣,浪费资源大不该。 2019-04-14
  • 机关党建工作巡礼——云南“走前头作表率” 2019-04-13
  • 回复@海之宁:你敢从逻辑入手批判咱的帖子么? 2019-04-07
  •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,还有批判的余地吗》?看着就想笑 2019-04-07
  • 冉兰英:受“全能神”精神控制离家 家人盼归 2019-03-30
  • 清明祭英烈:他为救落水儿童英勇牺牲 双胞胎女儿刚3岁 2019-03-26